Site Overlay

绝情桃花斩,好一个了无牵挂

《天涯有她就是家》 不是想看灯,想看灯边女。 花里她最美,路转风吹随她去。
庆元宵,芭蕉叶上别来雨。 人生都随意,到了天涯,天涯有她就是家。
花开三五街,春寒无蝴蝶。我不情愿独自寒。
江波相对峰南北,七里松外有芳草。 春不早来人早来,欲归不想归。
等桃花,桃花不属谁。 胥无畏作

图片 1
农历三月十四,忌出行,嫁娶,动土。
  夜,漆黑的夜。
  几颗星星点缀在天空,幽暗的天空里几点闪闪的明光,在这漆黑的夜里竟然有些诡异。
  很静,静的似乎只有簌簌的飘落声,至于声音的来源在哪,谁也不知道,或者是凝心阁的桃花飘落,也或者是轻心苑的弹琴声。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空间传来,听的心灵深处有一刹那的震撼。好强烈的杀气。
  是的,很浓重的杀气。
  黑暗已经把周围的景色全都朦胧了,淡淡的雾气在空中飘起,远方有阵阵火光,就像传说中的鬼火。
  
  一、
  黑暗永远是黑色最好的掩饰,那一抹黑色从高角屋顶上飞下来的时候,就像飘过的一阵风,轻轻飘飘的身影如同鬼魅。他的身形从大街的这一头倏地飞到另一头,谁也看不清他是人还是鬼。雾气更加浓重,阵阵桃花香气传来,本是惬意的夜晚,却多了点诡异。
  或者,桃花城本就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城外的寺庙里,一个衣衫褴褛的人,看不清他的样貌,单腿挂在石像前面,倒挂着身子,斜斜的吊在寺庙破旧的房梁上。蓬松的头发略显卷曲,斜斜的遮住眼睛。天色太暗,看不清此人的样貌,而那身上的桃花香气却是很浓郁。
  那阵黑色的风吹过的时候,他的眼睛倏地睁开,眼神中的明亮绝不像他身形那么慵懒,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平静的像是一潭深水,不起丝毫波澜,却能把人深深地吸引住。他睁开眼,随即又闭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关心的,大概只剩下一个地方了吧。他想着,鼾声渐大。
  那阵黑影却在寺庙门前停下来,说是停住,其实他已经进来了。就好像黑影本身,他的头部也是黑色的,很怪异,他停了半响,转身离去,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二、
  轻心苑的桃花还在飘落,那情形完全可以和凝心阁的桃花相比,这个桃花城里,谁都知道,只有轻心苑的桃花和凝心阁的桃花最美丽。不同的是,轻心苑的主人是个神秘的女子,而凝心阁的主人则更是神秘,几乎所有人都没见过他的真实面目。
  黑影在轻心苑的亭子上停住,鬼魅般的身影,刹那间便飞到桃花林子里。一阵阵琴声传来,桃花深处的琴声。黑影似乎笑了一下,转身飞走。
  桃花林里突然走出一个女子,青绿色衣衫,青绿色面纱,清新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黑影就这么定定的站住,好像很惊讶,又好像所有的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周围只有桃花簌簌飘落的声音,以及远方的时断时续的箫声。天地静止的时候,桃花飞舞,晃晃悠悠的飘下如同美丽的蝴蝶,和这寂静的有些诡异的夜空丝毫不相称。
  青绿色衣衫的女子转身就走,黑影却开口了。
  声音有些嘶哑,还有些生疏,就像好久好久没开口说话了一样。“你是花醉?”
  青绿色女子明显一震,回过头,青绿色的面纱下看不出表情。
  黑影似乎笑了一下。
  花醉说:“知道我姓名的人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黑影笑了,嘶哑的笑声传到远方,惊起一树休憩的鸟儿。飞到半空中的鸟儿扑棱着翅膀,在黑影用内力发出的杀气交织的网内挣扎。
  花醉飞身而起,几片桃花轻飘飘的飞向杀气交织而成的网,刹那网破,鸟儿飞速的奔向远方。
  
  三、
  花醉笑道:“这么深厚的功力,对付这些鸟儿,真是浪费了。”
  黑影似乎一怔,随即说道:“花醉,好俊的身手,不过,我既已到此,也不会空手而回。”
  花醉道:“你想说什么?”
  黑影道:“桃花斩。”
  花醉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黑影看着花醉的表情,似乎很开心,他用手挠挠头,不经意间的动作却被花醉捕捉到。花醉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她扔掉手中的桃花,倏地飞到远方,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剑,一把桃花剑。
  黑影突然停住笑声,是的,刚才他在笑,笑的很阴森。
  花醉伸出剑,剑身在黑暗下竟然泛出幽幽光芒,剑身向上,似乎在吸收桃花仙气。飘零的桃花在剑气的氤氲里渐渐飞起,一片一片的花瓣旋转飞舞,慢慢的向着桃花剑聚集。花醉动了,她的身子向前倾去,拿剑的左手向前刺去,右手向后,单脚着地,桃花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剑气如虹,直插云霄。周围的景色慢慢的变得绯红,就像桃花飘零的午后。本来黑暗的太空中出现绯红色的光芒,映着花醉和黑影的脸。飞舞的桃花慢慢下落,在将要着地的瞬间悉数向着黑影飞去,那速度仿佛有千亿枚锋利的针,用了最快的速度向着黑影的方向进攻。
  黑影一看不妙,转身飞起,一个漂亮的转身便飞到远处,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刀,一把漆黑的刀,幽暗,黑冷。
  他的身形慢慢变得虚幻,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在他的周围,泛起点点紫雾,仿佛有一个美丽的光圈,把将要袭来的桃花挡在最外边。
  
  四、
  花醉突然停住,就那么停住。黑影看着慢慢飘落的桃花,有些讶异。
  花醉高声道:“浪子天涯,你给我下来。”
  黑影一怔,慢吞吞的飞下来,一把将脸上的蒙面给扯下来。
  天涯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花醉又气又笑道:“你难道没发现你得意的时候喜欢用手摸摸头发吗?你没注意到,但是我能看到。”
  天涯笑道:“没想到我又失败了,想看一下你的桃花斩,却从来都没有机会。”
  花醉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暗。
  天涯笑道:“怎么,神秘的花醉也有这么不开心的时候?”
  花醉收起剑,转身离开。
  天涯嬉笑着追上去,嬉皮笑脸的样子和刚才的严肃判若两人。
  天涯懂花醉,他是花醉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怎么会不懂她的难处呢?
  花醉道:“都已经十年了,我还是练不好桃花斩最后一招,师父临走前交代我两个字,我觉得我也做到了,可是为什么还是练不好最后一招呢?”
  天涯脸色忽明忽暗,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或者,你那不叫绝情。”天涯自语道。
  桃花斩又称绝情桃花斩,是上一代剑神莫小莫传下来的,莫小莫是一代大侠,可惜因为情殇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隐居去了。百年之后,花醉师父云中子无意间得到了那本桃花斩,却总也参透不了其中的最后一招。书上只有两个字:绝情。所以,那本桃花斩就叫了绝情桃花斩。
  
  五、
  花醉的表情有些阴沉,天涯知道,她现在绝对不是不高兴。那水绿色的面纱下是任何人都猜不透的表情。天涯摇摇头,有些无奈。
  他已经记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花醉了,那时候的花醉还是个小孩子,一个倔强的小孩子。她本是皇族,却没有一点皇族的贵气,身上多的是侠气。更没有皇族的俗气,反而气质如绿水般出尘。大概,这就是花醉喜欢水绿色衣衫的原因吧。天涯想着,却摇摇头,他认识花醉十年了,这十年,花醉只有他和冰凝两个朋友,当然还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公主姐姐,慕柔。天涯知道,花醉的心里一定有打不开的心结,至于心结是什么,天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有的时候,保持一个朋友的距离就足够了。
  天涯是个浪子,从来浪子多情,多义,这一点和花醉很像,所以,他才能成为花醉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流浪是一种病,一种染上了就无法治愈的疾病。天涯在十年之前成了浪子,所以,他流浪了十年,只有在花醉的轻心苑停留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家,一个温暖的,有意义的家。
  天空中的最后一片桃花瓣飘落下来的时候,花醉已经走远了。天涯笑了笑追了上去。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个可以让花醉感兴趣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恰恰是花醉最担心,最想解决的。
  
  六、
  天涯追上花醉的时候,花醉却停了下来。
  天涯斜倚在树上,双手相抱,姿势说不出的慵懒。
  花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道:“据说你看上了花屏楼的绽屏,是真是假?”
  天涯的嘴角有些抽搐,这个女人,问什么不好,偏偏问这些。他有些坏笑道:“莫不是醉儿吃醋?”
  花醉呸的一声说道:“天涯醉鬼,说吧,是不是想我的酒来回来看我?”
  天涯细细的望着花醉水绿色面纱下的面容说道:“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只是你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长得太丑了吗?”
  花醉转过身就走。
  天涯笑了。他知道花醉生气了,她生气很特别,表现的越不生气,那就代表越生气。她就是这样怪异。
  天涯还是斜倚在树上,懒懒的道:“最近你的桃花酿被盗了?”
  花醉果然停住。
  天涯笑道:“我知道是谁,这个人我见过,我想明天我们可以来个捉贼,当然,你的事我不会插手,我也不愿意插手,哈哈……”说完,天涯便大笑着走了。
  花醉微微一笑,面纱下的表情看不真切。
  明天或者是个好天气呢。
  远处的天涯突然感觉到一阵寒冷,这寒冷是从花醉身上发出的。这个妮子,看来动真格的了。天涯笑了笑,便向远方飞去。
  明天又是桃花酿出坛的日子了,前几天的那一批桃花酿却凭空失踪了好多,这个世界上,能知道桃花酿的藏匿之处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当然是花醉,另一个是花醉的师兄,秋晴望。只是秋晴常年在外游历,不知道入睡哪个温柔乡里,所以,偷酒的人绝对不会是他。再说,他也用不着偷。
  
  七、
  桃花酿之所以贵重,全是因为酿制的条件太苛刻。如果不是有深厚的功力,有充足的材料,有天时地利,一坛也酿不成。
  花醉叹了口气,这桃花酿,虽然是仙品,却也不难得。她皱了皱眉头,又叹了口气。
  她本是皇族,只是从小被师父云中子带到苍冥山去学艺,最近几年才下山。这次是皇兄大寿,她这个做妹妹的本来想送给皇兄一份大礼,最近却一点都不顺利。暂且,等到明天吧。花醉想着,便向轻心苑的深处走去。
  轻心苑的最偏僻的角落是花醉的卧房。她真的很怪异,明明可以住最好的房间,她却喜欢在偏僻的地方。而且名字也很特殊,清音阁,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清音阁,这个名字并不出众,而且也无人知晓,因为,就算是天涯,就算是慕柔,也不能靠近一步。这个世界上,怪人是有,但是像她这么怪异的,大概只有她的师兄了吧。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花醉笑着吟着这句诗,心情慢慢的变好,师兄要回来了。她已经听到了箫声,没错,远方传来的时断时续的箫声就是师兄秋晴望的紫神箫。师兄在千里之外,但是他的箫声却能穿透空间,这是一种秘术,一种只有花醉和秋晴望知道的秘术。师父临行之前,特意交代给这两个不省心的是兄妹的。只是,师兄这个时候回来是为了什么?花醉想着,却没有答案。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五年之前,这次师兄前来,必定有事发生。花醉用手指卷着头发,细顺的头发在花醉的手里被卷成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她的眼睛却直直的望着镜子。
  
  八、
  农历三月十五,忌出行。
  “阳光明媚,又是美好的一天。”花醉伸了个懒腰感慨道。
  桃花依旧在飘落,微风吹过的时候,一片一片粉红色的桃花瓣随风起舞,阳光穿透桃花照耀下来的时候,花醉发现了一地的桃花落在水里的温柔。
  是的,桃花林深处有一条小河,在轻心苑的最中间,桃林的最深处。流水载着桃花向远处飘去,桃花流水,景象美的如同人间仙境。花醉静静地站在小河边,静静地发呆。满树的桃花飘落在她的头上,很美,很迷人。
  浪子天涯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他好像是第一次发现,花醉还有这么吸引人的一面。或者,他从来都不懂她。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就是这样,彼此之间不懂,却能是好朋友。这好像没什么矛盾。彼此之间都看的太透彻了,也就没有沟通的必要了。天涯笑着想。
  不知不觉里天涯已经走到花醉身后。花醉转过身来,碰到一张笑脸,一张有些夸大了的笑脸。
  花醉转过身去,继续看桃花。
  天涯斜挂在身旁的桃花树上,双手相抱道:“怎么?醉儿不待见我了?”
  花醉撇了撇嘴道:“天涯,我已经通知了姐姐了,如果不出意外,盏茶之后她便能到。”
  天涯嬉笑的表情僵硬在脸上。还没等花醉再次开口,天涯已经飞远了。花醉暗笑,慕柔和天涯,倒真是很般配的一对呢。
  一个浪子洒脱,一个温柔多情。一个不羁,一个温顺,只是天涯最害怕慕柔的温柔。用天涯的话来说,他是流浪习惯的人,不可能在一个地方驻足。所以,天涯不想见慕柔。“他们之间的事情,谁知道呢?”花醉暗想道。
  
  九、
  天涯走了,或者是在花屏楼,或者是流浪到了远方,花醉知道,天涯是个浪子,浪子注定要流浪的。只是如果花醉有难,他一定会回来帮忙的,这就是友情。
  只是花醉突然想到,天涯还没告诉她到底是谁偷了桃花酿。在思索间,一个飞刀从桃林深处险险的避过飞舞的花瓣,向着花醉飞来。花醉伸手接住它,上面有一张纸条。
  上面说道:“小妮子,我知道你骗我,慕柔不知道我回来了,我走了,亥时三刻小心你的桃花酿,提醒一下,那人轻功很好。有难老办法联系。浪子天涯。”花醉看到纸条上的内容笑了。
  亥时三刻,真是好时间。或者可以来个请君入瓮呢。
  夜,来的很快。花醉听到远方的琴声一笑,她知道,有人要来了。这个世上,轻功最好的,当然是浪子天涯,比天涯轻功还好的,只能用一种办法对付。花醉的眼睛眯起,浑身散发的冷气让人心惊胆战。很微弱的杀气在桃花林周围弥漫,只有高手才能感觉到。
  

图片 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谁摘相思入我手,谁画情意入梦楼,可怜辜负一生梦,来世化蝶也不赢。

秋风饮,笑打马,看我人间富贵花,惹尘红,笑奴家,谁也不摘红妆画,风月沙,千古画,流年所画命里挂,爱也罢,情也罢,后来传说一画。

一生,风月无常,桃花梦里,醉月西厢,人间凤求凰,又是单秋画,一世,卷帘江湖,惹怒红颜,笑我痴情千丈,花落花落,倾城之恋,最后,十年生死,朦胧世界,一生,拂尘捭阖,落雨霜雪,古人一曲不回头,断肠人在心头,网有相思剑,红尘多浪漫,一世,笑我富甲一方,看你红妆下嫁,那醉月楼亭,水断花开月自去,空梦彩虹笑离合,一生,锁命灯,观心望,折我眉间三分冷,看枝叶,听巧合,奈何轮回,三生三世,相思无缘,一世,晓月残风,卷断苍穹,鬼工南天,问月北斗,痴情红妆十丈,百里桃花,无情写缘。

风裁剪,月断痕,是否记得当初梦,游丝问,人生浅,夜夜梦,泪里一份天涯,从此江湖断风。红妆桥,南天楼,还有断影逢别愁,一纸沧桑,了无牵挂,一风扫尽,恨泪满面。聚散一段命,来世花落去,若问来者谁,是否词里写情真,笑无眠,花无限,藏百川,纳流芳,古今又是一片殇,御龙图,风月悲,藏了一心花月浓,人未央。

长生词,人间貌,花月一痕江湖笑,我若问,你若看,是否记得花开落,天涯恨,长生情,三生誓死,一生留恋。夜慢慢,花流年,神风断蕊辞别天,长生富,人生孤独,爱恨柔情,一纸天花,谁人曾许天涯,若问来世看花,几人蹉跎。安相思,看相思,人生相思断相知,流年写过太多情,花开断却往事心。

九月花,离恨单,长生赋里画满天,花开花落,生死相依,是否记得,无怨无悔。歌舞生涯,长门古刹,佛门曾写连环画,岁月灯,花蕊词,风月不及人间貌,月纵容,花相见,撕心裂肺是无缘,许情不问来世灯,奈何桥里愿三生。梦,剪短流年,流觞藏思念,风月画心门,人间若懂我和心,甘心情愿许一身。

人生无常,太多流觞,曾经衡量彷徨,百花落后心思量,曾断肠,曾谱殇,最后只剩孤芳自赏。小乔流水,夕阳黄昏,宫门深似海,夜雨惆怅,举杯问眷恋,少年离恨天。花弄月,三更雨,七月又是离别天,恨长生,彼岸南天,天涯一方。谁对酒冷华,谁举杯天涯,流星扫月,温酒煮年华,入画一世,命里无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