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做一个梦

   凌晨三点    楼下的路灯依然明亮    还有人没睡    我不知道   
想做一个梦    所以    在思考    假设    海棠花未眠   
那,一定有双猫的眼睛    黑色的毛发    琥珀色的瞳    在左边 黑夜的枝桠上
   望向右边明亮的灯火    那么    我的梦里    有一株像猫一样的海棠花   
还有    还有    我抬起头时    有一片星空    没有云层    哗啦啦啦   
有小溪流淌的声音    像蓝宝石一样的颜色    叮叮咚咚繁星流溢    坐在屋顶
   它就对你眨眼    一颗心扑通扑通   可是   还有   还有   一群可爱的影子
  他们是用毛笔画的   淡淡的   一点  一点   像灰色的萤火虫  
我用手指轻轻触碰   化了   滋 滋 滋   像电流   把全身都浸透   一个激灵  
我已泪流满面

永利皇宫 1

还未见过海棠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血海棠

九月 九月

文|凉羹

谁在隔壁的空间喊着秋天 喊着九月 喊着我

平日里热闹的茶馆如今冷冷清清,只有两个伙计在收拾桌子,一个掌柜在柜台前打算盘。

我回头 侧目 却没有找见

“铿铿铿……”

是不是另一个平行空间的海棠花 唤我闻芳香

街边突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掌柜和伙计都抬头向外看,是一队穿着铠甲的禁卫军跑步经过。

我还未见过海棠花 还未见过路上的斑马线 也未曾见过别人形容的我的漂亮眼睛

“可是……昨晚的后续……”擦桌子的伙计看着远去的队伍,低声和旁边扫地的伙计说话。

我 所见只有无边的灰暗 那应该不是全黑的颜色 因为雾蒙蒙一片

“嘘!”扫地伙计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看了眼空荡的街口,听着那铠甲摩擦的声音渐远,捂着嘴说道,“那棵海棠怕是要倒霉了……”

我伸出手 是的我伸出手 我的大脑告诉了我

“咳咳……”掌柜瞪了伙计一眼,两个伙计立马噤声,转身各自去干活。

我也不曾见过我的聪明大脑 即便它是我最忠诚的伙伴

掌柜望着街道,几片海棠花被风吹起,和着细雨,在空中飞舞。

九月 九月

那海棠花瓣,鲜艳如血。

妈妈喊我说 我们该回去了

掌柜喃喃自语,“也红的够久了……”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我差点忘记了 今天 对的是今天
医生说下午拆开纱布我就可以看见天空的蓝和妈妈的脸

〖1〗

可是 怎么我所见依然是雾的灰暗

屋外下着细雨,屋内没点灯,就显得有些阴暗了。但依然可见一个红衣男子,敞怀倚在塌上,一只手撑头,一只手挠着一只花狸猫的下巴。那只狸猫闭着眼,窝在男子身旁,安静地接受着抚摸。男子用手背擦了擦花狸猫的胖脸,又抬手摸了摸猫头,最后把脸都伸了过去,在猫的脸上蹭了几下,花狸猫呜噜了两声,显然很是享受。

耳边是谁的轻轻哭泣 和谁的脚步走远

男子抬起头,望向窗外,细雨如丝却连绵不绝,庭院里的海棠树依旧,只有红色的海棠花在风雨中飘摇。

耳边 谁对我说

他突然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也是这么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他的娘亲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眼神已经迷离,却还是不住地念叨他和妹妹。

喂 你闻到海棠花的香气了吗

“那年我怀着身孕,做了一场梦,梦见满树的白色海棠花,我就站在树下,花落在我的身上……第二天,我就生了你们……然后你们爹说,你们就叫海棠吧,唐大海,唐小棠……”

我似乎又听到来自隔壁空间的声音

唐海沉浸在娘亲描述的场景中,妹妹的哭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永利皇宫,它说 其实海棠花你早已看见

“娘……娘……”

九月 九月

唐海看着娘亲,她闭着眼躺在那里,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走的慢一点 别着急去海边

……

九月 九月

唐海穿着孝服跪在灵前,看着旁边睡着了的妹妹,脸上挂着泪痕,依然时不时地抽泣。他用手背擦了擦妹妹脸上的泪,又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顶,唐小棠睡得不是很安稳,嗯哼了一声,唐海凑过去用脸蹭了蹭唐小棠的脸。他在心中想,他和妹妹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总有一天,他要让平民和贵族一样,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

你是一个人 也是整个世界

唐海的父亲死于贵族圈地,争执中被打死。唐海的娘操持完丈夫的葬礼,终于一病不起。

九月 九月

……

未来是明天 你可以拥抱到并肩

唐海收回目光,掏出帕子擦了擦手,将花狸猫轻轻抱起,往塌里面挪了一下。摸了摸猫的背,安抚了一下被惊醒的猫。唐海脱去那件红袍,径直朝里屋走去。

九月 还未见过海棠花

〖2〗

九月明亮的眼  九月笑的很甜

三日前。

九月的秋天也是九月的春天

唐海穿着一身大红,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前,一个男子穿着囚服被绑在架子上,身上有多处伤痕。

“想好了吗?”唐海看着男子,脸上却没有表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