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美国佳丽,不像美国片的美国片

而作家和记者布鲁姆则评述说——

如果从肖像画的角度考察,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的变化,所以这个世界里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我们自身的:不管是我们的脸还是我们的身体,都可能成为所有人的所属。我们的肉体,实际上也仅仅是来自我们的先祖。每一个人的形态都是一个重新改造的结果。从这样的角度观察,我们祖先正规的肖像更多地带有那个时代独特的灵韵和呼吸,从而一直辉照今日的我们。当然,不管是面对谁的肖像,不经意间的一瞥,也许就会带给人难以言说的东西。

然而底线是,家庭肖像就如同一个先知者的预言。不管这些脸如何装饰修整,带给后人的信息也就随之而来。面对你祖先的肖像,一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是无法由你自由选择的。尽管你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改变某些东西,但是最终你只有顺从地接受而无法躲闪。遗传真的是非常可怕的独裁者。

很明显,戏剧化的肖像就像是一出导演的阴谋,是其他媒介所难以企及的。令人感到羞愧的是,它无法逃脱时尚的眷顾。它和传统的肖像遭遇,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在以往的年代,一张肖像画或者拍摄的照片,仅仅就是一个人一生中的某个真实写照。或者说,这仅仅是一个某个人曾经存在过的证明而已。然而如今,我们到处被人们证明着,无处不在,令人作呕。那么,面对我们祖先的肖像,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今日的肖像已经构成了遍及世界的万花筒般的碎片,很少能够真正揭示人的真实存在和灵魂所在。过去的肖像不管美丽与否,目的很明确,就是通过充满细节的象征性符号,成为一种身份的物质存在,展示对生活的选择态度。相反,今天的那些记录性文本,几乎缺少了这样一层内在的力量。其结果是,很少能从这些肖像中得到有效的线索,表面的蒙蔽让真实都蒸馏了,尤其是对细节的忽略。面对这样的肖像,也许你会如同西方哲人的发问:我是谁?进入当代社会,我们都已经似乎失去了给自己归类的机会,评估的机会,甚至使其永恒的机会。一幅肖像对于后代的影响力,已经变得微乎其微。

好在我们面对这些美国佳丽时,这些独特的瞬间和不可替代的生活空间,在被凝固的这一刹那,至少让我们看到了这么多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生活。(尽管表现手法上比较传统) 分享到

图片 1

许多国外影片在引进国内时,香港与大陆一般都翻译成不同的名字。像这部电影,原名是“the
lake
house”,香港直译成湖畔小屋,而大陆版则是触不到的恋人。我更喜欢前者,尽管后者也有出彩之处。湖畔小屋不得不让我想起了梭罗与他的湖,处处弥漫了幽静与冥想。以前觉得美国片都很闹腾,活泼泼地透着年轻的朝气与自信。湖畔小屋真像一个意外,又一次突破了我对美片的刻板印象。
优雅的轻音乐,温和中偏冷的色调都令这部片子看起来无比地舒服。故事也很简单,一个工程师与一个医生因为一座四周都是窗子的湖畔小屋而相识,不过他们惊异地发现自己处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维度内。穿越的片子因其不可实现性,总会存在着逻辑上的漏洞。这部片子并不例外,并且这个漏洞被放大地很显眼。片子的开头,2006年2月14号,未与威尔相识的凯特遇见了一场车祸,结尾处,这场车祸又被回放了一遍,不过此时的凯特已经爱上了威尔,据片头已经两年,即已经是2008年了。其实这是个打不开的死结,威尔与凯特因为时间维度的不同,永远不可能相遇。威尔只能遇见在他时间维度中的凯特,凯特也只能遇见在她时间维度中的威尔,但是,很遗憾,相同时间维度的威尔与凯特并不相爱。放开这个悖论,整个片子还是不错的。作为一部爱情片,它并不单薄,导演别具慧心地凝聚很多元素,比如亲情。威尔与父亲是一对典型的美国父子形象。父亲光芒万丈,却专权倔强冷酷。儿子决绝地离开父亲去开拓自己的天空。对儿子说,他心里没有他的母亲,然后把年度建筑师奖章颁发给儿子。在片子里,导演恰到好处地处理这一关系,没有让其滑下英格玛•褒曼式的绝望情境,而成了威尔与凯特爱情的背景。杰出的华裔导演李安一部片在被引进美国时,米兰?昆德拉被巧妙地翻译成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任何一本词典说明过这样的用法。只是因为昆德拉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分别是中国与美国小资情调的标志。这部集合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简?奥斯汀这样作家的片子,无疑渲染浓郁的文艺气息。淡淡地哀愁,唯美的图像与沉静地气质在美片的确别具一格。
但它始终是一部地地道道地美片。美式地幽默弥漫在整部片子中,比如威尔第一次去寻找凯特的时候,那个陌生人开玩笑似的隔空拟仿了按门铃。又比如,在公车上,凯特自言自语后,旁边那位先生喷口雾的动作。这部片子最遗憾地也在于它的美国式结局。导演似乎丝毫没能领会那个湖畔小屋地寓意。它的四周都是明亮的玻璃,可以一览湖上的美景,可是这些美景确是触不到的,就如威尔与凯特的恋情,即使美好,也不能相遇,更别提重生之后的拥吻了,也无怪乎出现这么大的逻辑漏洞了。

【导言】

从COKE到苹果,从五月花到华尔街,美国式价值观深刻影响着世界。那么,美国人是如何悄无声息做到这一点的呢?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三个我与普通美国人之间的故事。你从故事里读出什么就算什么。

【故事1】Steven和他的怪福特

Steven and His Freakish Ford

Steven是苹果公司的一名产品工程师。他在斯坦佛大学拿到了工程学硕士。同时,他也是一名健将级的橄榄球选手。

我与Steven见面时,他开了一台喷气艇般的福特改装车。把车停好后,他热情的向我挥手说:good
morning, what a nice day! Isn’t it?

这时,一位日本老人凑上来问Steven:where did you get the car? It looks
freakish(你在哪儿搞到的这台车,它看起来好怪)!

Steven高兴的回答到:My father gave it to me as he knew I got the job
offer from Apple! I refined it!It costed 22,000
USDs(当我父亲知道我在苹果公司找到工作时,他把这台车送给了我!我亲手把它改装了。这花了我22,000美金)!

日本老人摇了摇头说:Anyway! It looks
special(无所谓了!它看起来很特别)!

Steven挑了一下眉毛得意的说:Exactly! It is the
unique(当然!它是独一无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