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修真世界,法明的绳子

30、相信,法明的绳子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2.12相信,法明的绳子闪电的剑光劈开黑恶的罪人面具隐体的罪人,秩序的破坏者包藏着谋杀,谋杀法明的光天空的雷鸣,天空的闪电总是刺向黑云的咆哮阴谋的迷团,站不稳太阳的光明映光处,一切迷雾消散相信,人间正气的能量如焰,如虹,如火轮燃烧,燃烧相信,相信吧!一切虚假、虚空的罪恶阴谋行走一切绳扣上的罪人法明的剑光指处,将成一堆腐朽。

四、谋杀

明霄派有很多分支,也有很多二代弟子,但没有人能够撼动黄卓光的地位。
除了明霄老祖的因素在内,黄卓光强横的个人实力才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在小山界没有发生变故之前,黄卓光便已经被誉为小山界年轻一辈中最杰出者,明霄之英的声名也是从那时便开始流传开来。
他十六岁凝脉,在这个年龄,许多人才刚刚完成筑基。
而在十七岁,他领悟剑意,便迅速成为小山界年轻修者间耀眼的人物。
真正让他声名达到巅峰的,却是这次浩劫。 当时情形混乱,许多人冲击明霄派。
关键时刻,黄卓光挺身而出,剑斩十二人,一排血淋淋的头颅挂在明霄派的大门。
此举也立即震慑住那些混乱的修者,直拖到明霄老祖回来…。
可以说,如今明霄派在小山界的地位,有一半是要归功于黄卓光身上。
此战也立即让他凶名传遍整个小山界,也奠定了门派内,老祖之下第二人的崇高地位。
黄卓光处事霸道凶悍,却不乏精明,其他弟子也是又敬又畏。
举手的人多,自然需要比试。
不过比试的不是个人实力,而是谁的水行法诀造诣深厚。
举手的修者被要求每个人释放一个水行法诀。
这对左莫来说完全不成问题,随手一个《小**诀》,掌面一尺高的地方,一个袖珍的小白云飘起雨丝,所有雨丝一落到左莫掌面,便消失不见。
这一手精纯的水行法诀,顿时打败了绝大多数人…。 唯独剩下郑中。
左莫有些意外。 只见郑中也不说话,轻叩腰上一块玉牌。
一条碧蓝的水龙立即钻了出来,水龙条码长一尺左右,浑身碧蓝的鳞片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它灵性颇高,一双龙眼好奇地打量四周。
小理咦,役兽牌!左莫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只水龙究竟属于什么龙,也许成师弟认得。
但是毫无疑问,无论哪种龙,品阶都不会太低。
碧蓝水龙一飞出来,左莫立即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水行之力顿时浓郁许多。
水龙天生属水,水行法诀对它来说最是擅长。
手持白牙剑的那名弟子有些犯难了。
左莫虽然只不过是个小法诀,但一看便知造诣不低…。
而郑中的这只水龙,亦是天生的控水高手。 “两个人一起过来。”
黄卓光声音恰时响起。
左莫心中一跳,黄卓光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有一股独特的压迫感。
他如今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但是像黄卓光这样风格的高手,还是第一次遇到。
唯一让左莫觉得比较像的,是常横,不过两人亦有区别,黄卓光是霸,而常横却是凶。
若是这两个人能打一架,估计肯定很精彩,左莫心中嘀咕。
他注意到远处一个角落一名面色苍白的修者,那就是路辉说的被傻鸟弄伤的雷浩。
雷浩才是左莫的目标。
两人跟在手持白牙剑的弟子身后,黄卓光从小山峰飞下来,对身边的师妹道:“告诉他们,准备开始吧…。”
其他人则被驱赶离开这片区域。 “走了走了,没你们的事了。
一柱香之内,谁还留在五十里之内,可别怪我飞剑不认人!”一名明霄派弟子恶狠狠道。
变故忽生!一道剑光,宛如一抹雪光,朝黄卓光席卷而去!许多明霄弟子大惊失色,那道剑光来得太突然,雪亮剑光,刺得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森森剑意,就像无数锋利的雪花碎片,四下飞舞。
黄卓光身边的师妹吓得花容失色,这片雪亮的剑光,瞬间充斥她视野的每个角落!白茫茫一片!森然刻骨的剑意眨眼间,便夺去她反抗的意志…。
一道霸道至极的剑光陡然亮起。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有鬼!”黄卓光哈哈一笑,旋即脸色骤冷:“不过想打我的主意,就你,不够格。”
言语间,强大的自信流露无疑。
郑中的同伴同时发动,剑芒顿时交织纵横,这些明霄弟子可没有黄卓光的实力,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明霄弟子的惨叫和惊慌没有令黄卓光挪开目光半分,他紧紧盯着郑中,冷笑:“哦,原来是三重天,难怪胆子这么大。”
郑中此时眼睛哪还有半点刚才的低垂微闭模样,淡然的眸子里,杀机与战意闪现。
黄卓光一哂:“走,咱们上去。” 说完便腾空而起…。
郑中也毫不犹豫紧跟而飞上天空。
左莫左看右看,居然没人理会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正适合自己办事,他注意到远方的雷浩惊慌失措地转身想逃。
那些被押解来的修者本来就对明霄派心存怨恨,只是慑于明霄派**威,大家敢怒不敢言。
此时郑中他们动手,场面又混乱,柳贵极擅长煽风点火,故意高声喊:“飞剑!那把飞剑!莫让他跑了!”此语一出,立即把许多人的心撩拨起来。
那把飞剑,杀意如此纯粹,绝对是四品中罕见的精品。
“谁敢动手?抢明霄派的东西!不想活了!”那名弟子色厉内荏喊道。
柳贵藏在人群中,嚷了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谁认识谁啊!”众人一想,对啊,如此混乱的局面,抢了你也不知道是谁抢的。
小山界现在还活下来的修者,又有几个善茬?一时间无数剑光,呼啸刺向那名明霄弟子。
早飞了老远的左莫,也被这场面给吓到了,暗自庆幸刚才自己离开的早,要不然也要被波及。
“你们……”那名弟子又惊又怒,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铺天盖地数十道剑光砍成无数肉渣,让左莫看得心寒无比。
众人顿时一阵哄抢,又是一阵混乱,一名修者眼疾手快,抢了飞剑,掉头便拼命逃。
没抢到飞剑的修者,连这名弟子身上其他东西也不放过…。
没有抢到东西的修者,红着眼睛,迅速把目光望向其他明霄弟子。
他们忽然发现,失去明霄派这个光环之后,这帮弟子简直是最好的肥羊!场面更加混乱不堪。
左莫几个闪身,便闪到雷浩身边,一把抓起正在逃跑的雷浩。
雷浩吓得半死,浑身打着哆嗦,语无伦次道:“我我我……所有东西都给你……”左莫皱了皱眉头,扬手啪啪啪,给他几记耳光,让他清醒过来:“我问你答。”
“您……您说!”雷浩被打懵了,也从游魂状态中恢复过来,虽然吓得半死,却依然勉强能说出话。
左莫忽然身形一动,左手扬手一记阳煞罡雷!滋!正中一把飞剑!一阵青烟缭绕,叮铛一声,飞剑跌落在地…。
不远处一名剑修闷哼一声,飞剑被毁,他心神也同样受创。
他惊恐地看了一眼左莫,连飞剑也不敢捡,跌跌撞撞转身便逃。
左莫也不追赶,这一幕落在许多人眼中,顿时原本冲向左莫的几名修者吓得身形一折,转向其他目标。
被左莫提在手上的雷浩惊恐地拼命吞口水,天啊,自己怎么落到这样一个高手手上?“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左莫盯着雷浩一字一句问。
雷浩被左莫盯得心里发毛,原本就苍白脸色更是白得像纸,他结结巴巴道:“我我……我遇到一个灰灰的东西,我以为是个宝贝,想抓住它,结果那东西古怪得很,我碰了一下就受伤了…。”
左莫心中一喜,刚才他已经探查过雷浩**的伤,的确是由一种非五行的力量所伤。
“那灰影后来去哪了?”左莫接着问。 “它飞进秘境了。” 雷浩老老实实道。
“秘境洞口不是没打开吗?它怎么能飞进去?”“我……我也是不知道。”
左莫忽然想到秘境的入口需要五行法诀才能打开,再想到傻鸟现在非五行特性,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秘境入口在哪?”左莫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在那里。”
雷浩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山谷。 左莫朝他嘿嘿一笑:“你回答得不错。”
话音刚落,便扬手把他丢回到混乱的战场之中,顿时无数人涌了上去。
左莫看了一眼天空正在激斗的两人,心中遗憾时机不对。
若不是急着找到傻鸟,他绝对会趁机把黄卓光干掉。
黄卓光可是明霄派的第二高手,把他干掉,可以大大削弱明霄派的实力。
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低估明霄派的实力。
黄卓光的实力,也是相当强悍啊!郑中三重天的修为,竟然处于劣势,这让左莫吃惊不少。
看到黄卓光的剑意,左莫忽然有些明白,明霄派的“霄”,并不完全和霄土相关,而是指天空。
它是天空之剑!剑意辽阔空渺,明明空无一物,却令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黄卓光的剑光更加明亮,带着几分暖意,一如阳光下的天空。
无论是剑光,还是身法,在空中的黄卓光,如鱼得水。
左莫神识过人,他隐隐有种感觉,黄卓光的飞剑和天空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联系。
他惊骇莫名!怎么可能?这家伙难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吗?只在一瞬间,左莫便决定干掉他!这样的敌人,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再想干掉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歹毒的,噢不,是极具技术含量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冒出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6

没有臣服黑色势力的恐怖

只有字舌上的语句

诠释,诠释黑色城堡的阴谋

没有沉没于黑色语言的迷雾

只有手指的针刺

高呼,高呼太阳光明的驱雾

活在黑势力的谋杀

谋杀中活着

呐喊,呐喊人间生命的新鲜

呐喊,呐喊人间法绳的闪现

活在谋杀者们的阴谋

站在阴谋者们的刀尖

我不是一个字语的伟者

没有伟者的卫士

可有红色的共产主义信仰

有盛世吟唱的字喉

有抨击黑恶势力的勇气

听一听吧!

盛世的音乐,盛世的正气

黑色势力的谋杀者们

天空的闪电,闪电的头顶

将是你们的火葬归处

丑恶的灵魂,将永远放在人间正气的唾骂。

在这个黑色势力垒筑的城堡里,有揭秘的勇者么?有字喉的异类者么?

的确,一切都平静,一切都如平静的日子。写黑色的阴谋屠杀,黑色屠杀的阴谋,真是疯子的字了。

不觉想起,前些日子,我写过的一篇“树怪吃书”一文,文中提到“鬼怪的黑影,吃掉了字魂,散落在河面上”。可见,我是一个疯子了,一个写生命守卫的疯子,写揭秘黑城堡建筑的疯子,写生物怪态叛反者的疯子。

那就再多写点疯话吧!写一个活在黑旗谋杀下的话。

阳光射不到的地方,总生些古怪的生物。生物的怪者们,又害怕阳光。它们期盼天空变颜色,变去太阳的天,变成一个生阴的天。一个怪态的生物圈,一个怪态的生物链,用古怪的思想屠杀光明的追求者。它们坐在古怪的头脑,谋划着,谋划着,要变一个天空的颜色,变去一块土地上生产庄稼的属性;它们用洗脑的方法,培育黑枝黑叶,口号里有旗帜,旗帜里有颜色,颜色里要叛反。

古怪的生物者们,它们的利器是漫延,谋杀光明者;它们的手法是颠覆,颠覆正常的生态秩序,繁衍生殖变态的思想。

一个昏沉沉的晚上,天空灰沉沉的,灰沉中飘浮着迷雾的声音,一家小酒馆的门半开着。

忽然闪进几个人影,人影如天空一样灰,如迷雾中掉下的影子,看样子,是这家小酒馆的熟客。

酒馆里灯光很昏暗,昏暗得只有身影在晃动。

酒馆里灯光很灰很灰,灰得与雪茄烟的烟尘揉搓成迷团。

街道马路上,灯光很暗,很暗,在这暗色的灯光下,看不到人影。

只见,暗处的人影,时不时闪进这家小酒馆。窗外,有树影的壮汉,在门外探头探脑,仿佛在诡异地探风声。

酒馆里,没有其它声音,很灰沉,很灰暗。

除了昏暗的灯光外,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得如这夜晚的睡梦。

一个晃动起来的影子突然高大起来,很高大,很高大。听不清楚说得什么?

只听得到说了一句:就这样干,多弄点铜币,要一统天下,要换天下的颜色,你们懂得该怎么去办?

一个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影子,怯声声地说道:

这个村子有一个写字人,写过“树怪吃书”一文,怎么办?

跟着什么也听不清,偶有一句:弄掉。

除了这忽隐忽现的声音外,就又沉寂了。

沉寂了一个谋杀字的声音的策划,仿佛如这晚一样,飘浮起一个古怪的迷团。

迷团的雾,从四面八方涌来,涌进了这个村子,这村子里的院子,这院子上的天空与空气。

古怪的生物,古怪的语言,古怪的灵魂。

污秽的泥地,总生长着蚊蝇,蚊蝇的天堂是污秽的灵者。

这些灵者们,吸食的是血液,是土壤里生出的灵魂者的血。而它们的瘟疫,是传染的声音,传染在灵魂死掉者的身上,骷髅的行者,是它们的随从。

阴森的古怪,古怪的阴森,经营着一个黑色城堡的建筑。黑色城堡的经营,经营在捕获,捕获谷米死去的灵魂。

谋杀者们,总是纺织网状的谎言,谎言的合法。

黑嘴角上的“字”的注解者们:你们的手太肮脏了,嘴馋的唾液可见。

黑嘴唇上的字音,是你们把一个活的字,杀死而后玷污。

手法呢?不是写字的手,当然不是笔尖的音韵。

是黑技术的盗?是黑阴谋的意?且看一看。

活的字,没有活法,却孤独地离开了行;行句的话,没有话,却死在一句的定棺盖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