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家是一个冒着生死不会丢弃的行李箱,在村庄的山岗

《在村庄的山岗》文/剑御风尘站在村庄的山岗远望如今的村庄砌上了红砖白墙增添了蓝瓦新装周遭变换了模样炊烟升起归乡的号角烹宰了鸡鸭牛羊油盐酱醋还是熟悉的味道想那游子逐梦他乡爹娘如松柏在这山岗在这村庄年年守望彼此相望不忘那年春天在这村庄的山岗为你写下这一段段的思量即便换了模样也不忘家乡的味道

踏着晚霞走上了山岗,

家是一个冒着生死不会丢弃的行李箱(鹅毛诗人唐国明作品)

永利皇宫,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沐浴着落日的余晖走进了村庄。

永利皇宫 1

夏日的燥热被山风吹走,

即使人类已像鹅毛一样

多多少少有那么丝丝清凉。

飘在一个人叫地球的世上

躁动的情绪渐渐安抚,

老家的模样仍在一张水墨的纸上

随之而来的便是醉死山林的模样。

老家的样子还在一只碗里

醇酒不一定是穿肠毒药,

装着往事成长的苦辣辛酸

偶尔为之不会影响健康。

自然的田野里满是有机蔬果,

我把老家装在一个叫心的行李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